偉芸瑞讀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92 筑波大學劍道社閲讀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进入会场,和马很快找到了东京大学剑道社的众人。
花城前辈直接迎上来,一把搂住和马的肩膀,神秘兮兮的问:“你昨晚是不是把警视总监的公子给干掉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和马大惊:“啥?我为啥要做这种事?”
“你没做?”花城前辈也大惊,“今天一早日本体大那帮人就冲到我们房间,质问我们把他们老大藏哪儿去了。我跟户田学长问了半天,才知道昨天他们部长下稻叶照常回屋,今早就不见人了。”
和马:“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和我的徒弟们在一起啊。”
“真的假的?你没事吗?待会不会因为肾亏输掉比赛吧?”花城前辈立刻开始担心别的问题,“你那几个徒弟,啧。”
说着花城学长扭头看了眼和马身后。
“咦,”他惊讶的说,“小家伙也过来了?”
花城学长现在也住在桐生道场,算是晴琉的邻居,平时总喊晴琉小家伙。
那边户田学长一听到“小家伙”,立刻紧张的看过来:“甘中也来了?”
不等和马开口,花城学长直接回应:“我再怎么样也不会把学姐称为小家伙啦,虽然她确实很小。”
晴琉骤起眉头:“等一下,你不会把甘中学姐叫做小家伙,却把比她更大只的我叫小家伙吗?这是不是哪里不对?”
“学姐是看着小,年龄大,而且有能考上东大的头脑。白峰你年龄小,而且据我所知,连考音高都很勉强吧?”
晴琉立刻因为被直击要害陷入了气短状态,只能翻了翻白眼认了。
美加子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细节,立刻小声念道:“小家伙~咿嘻嘻~哎呀呀痛啊痛啊!”
晴琉以要踩爆美加子脚指头的架势,狠狠的踩着她的脚。
和马淡定的看着美加子吃瘪,说实话,他有点分不清楚究竟是美加子克制晴琉,还是晴琉克制美加子。
花城学长用力捏了下和马的肩膀:“和这样的美少女在一起,你确实不太可能去找那位三公子的麻烦。唉,本来我还以为你要从现在开始就把有可能跟你抢警视总监位置的人都给排除呢。”
“不不,我姑且还是个守法公民。”和马说。
花城学长:“姑且啊……”
其实和马现在有些行为,已经不能说是合法了,他自己在担任着判决者的角色,不经过法律的程序正义便给人降下制裁。
不过这种细节不用在意。
花城学长放开和马的肩膀,耸了耸肩:“算了,下稻叶失踪什么的,就不用管他好了。说不定是那小少爷昨天失眠,又自己出去买醉了呢。”
马上另一个师兄接口道:“可能不只是买醉,毕竟这里可是福冈啊,博多的女人热情似火。”
和马这个时候,却想起昨天下稻叶被上泉正刚嘴臭之后,脑袋上出现的词条。
难道和词条有关?
下稻叶彰闲真的跑什么地方去修炼突破去了?
——如果我桐生和马是修仙小说的反派,下稻叶三公子拿的是废柴剧本,怕不是他这一消失,下次出现的时候就该神功大成轰杀我了。
——不会吧?
不过这毕竟不是修仙世界,要精进实力也不是那么简单,没个一年半载基本不会有效果。
想好之后,和马把注意力转向今天的对手。
筑波大学剑道部。
如果说东京大学是日本文科的顶点,那筑波大学就是日本理学和工学的顶点。
当然不是说东京大学的理科就弱,只是比较而言。
筑波大学不但有专门的体育系,还有体育科学系,前者主要培养运动员和陪练员,后者则量产教练、营养师、体育器械设计者等等专业人士。
另外,筑波大学还有包括医学、脑科学、物质和构造工学等学科,可以给社团提供最强的后援辅助。
正因为这样,筑波大学的体育社团也有非常强的实力,如果只看平时训练的科技含量,筑波大学的体育社团甚至比日本体大还厉害。
现在筑波大剑道部已经在比赛场地另一边就位,正选队员正在热身,周围围了一圈辅助人员,给人的感觉就像F1赛事里,车队的维修人员正围着热车的F1赛车转的场景。
和马不由得皱眉。
作为一个从2020年穿越回来、并且拥有唯物主义史观的人,他对奥林匹克运动有一套十分客观的看法:奥林匹克运动比拼的实际上是各国的综合国力。
综合国力强的国家,可以给运动员们提供更好的技术支持,比如更好的训练条件,更棒的设备,甚至更加不容易被发现的兴奋剂。
特别是兴奋剂,强国常常靠着自己科研实力,拿出暂时没有在反兴奋剂组织的禁药表上的新型兴奋剂,或者是目前的检测手段暂时检测不出来的兴奋剂。
甚至有些强国,可以依靠在主流舆论领域的“话事权”,让反兴奋剂组织选择性失明。
正因为有这样的认知,和马现在看到一帮一看就贼专业的家伙围着筑波大学剑道社的那几个人,就免不了怀疑:“他们不会用药了吧?”
正想着,筑波大学那边忽然出来一个人,那人穿着剑道服直接向和马走来,剑道服的裙甲上写着“阿部”,那应该是他的姓。
“东京大学剑道社,”阿部同学大声宣布,“我们已经全员进行过尿检,并且将尿检结果提交给了大赛组委会。我们希望你们也在比赛结束后接受尿检。”
户田学长代替东京大学众人回答:“没有问题,我们乐意至极。”
阿部同学便向和马等人鞠躬,然后退回了自己的社团的选手席。
这时候美加子凑到和马身边,看着筑波大学那边嘀咕:“他们人居然比日本体大还多!”
“这就是豪门啊。”和马简短的评价道。
花城学长接口道:“我们学校剑道部的毕业生们,大部分都进了警察系统,就算变得有钱,那也是退休后进了旋转门才有钱,只可惜那种大人物一般也不太会回来关心年轻时呆过的社团了。”
他顿了顿,赶忙又说:“不过因为户田前辈的游说能力不错,现在我们的经费其实还算充足,毕竟能住那么高档的酒店呢。日本体大也订的同一个酒店,但是房间的档次比我们低。”
“哦,这样啊。”美加子完全不感兴趣的应了句。
花城学长有些自讨没趣,就换了个话题:“我们也来热身吧。你是和我们一帮大老爷们一起拉筋,还是让你的徒弟们帮你做?”
和马想都不想:“让我的徒弟们帮做。”
花城学长用力捶了他肩膀一下:“淦,我就知道!”
**
下稻叶警视总监这个时候接了个电话,是来自他的管家。
“三少爷好像从昨晚开始就失踪了。”管家用平静的口吻报告道。
“哼,八成是受不了打击,又到哪里去鬼混了。”下稻叶总监冷淡的说,“不用管他。再等48小时他还没出现,再拿这事情来烦我。”
“知道了。”管家简短的回答,“不打扰您一天的工作了。”
说完管家就挂上了电话。
下稻叶警视总监摇了摇头。
但也仅止于此。
警视总监是很忙的,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操心。
**
结束热身后,和马装模作样在地上打坐。
刚刚才帮和马拉完筋热完身的美加子好奇的看着高中组那边:“那边好热闹啊,刚刚那欢呼,看起来是有谁一串多了吧?真好啊,真热血,我们高中为什么一直参加魁星旗,不来玉龙旗嘛。”
和马耸肩:“当然是因为到福冈来路费贵啦。”
“我才不要听这么现实的论调!”
正好这时候和马这边赛场裁判就位,大声发令:“双方选手就位。”
和马耸了耸肩,戴好面罩站起来,走到起始线。
美加子大声喊:“加油!”
筑波大学的先锋则稍微来迟了一点点,正是刚刚来向东京大学剑道社说明尿检相关事宜的那位阿部同学。
和马看了眼这家伙的等级,24级,还不错,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但是根据和马昨天单刷日本体大时的感受,自己在跟淡洲楼学长的一战之后,又提升了许多。
这种等级的家伙对他应该构不成威胁才对。
不过,有昨天和速谷对战差点翻车的经验在,和马完全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精神。
“礼!”裁判大声宣布。
和马用手里的竹刀做了个纳刀的动作,然后才把刀抽出,和对手交叉。
一套行礼动作做完,裁判打出旗语:“筑波大学剑道部先锋,对,东京大学剑道部先锋,第一试合,开始!”
和马踏步向前直接出剑。
非常自信的一击,伴随着“面”的怒吼,和马的主刀准确的砸在对方的面罩上。
三名裁判一齐举旗,把一本毫无悬念的判给了和马。
和马垂下目光看了眼手里的竹刀,心想筑波大学也并不强嘛。
老实说刚刚看到筑波大学那人力过分充沛的情况,和马还小期待了一下。
他就像古往今来的剑豪们那样,开始期待和享受和强敌对垒的感觉了。
和马后退回起始线,架起竹刀。
他听见对手阿部同学在面罩下面嘀咕:“什么鬼,这难道比我老师还快了吗?完全看不到攻击的轨迹啊!这要咋格挡?”
裁判这时候发令:“第二试合,开始!”
和马听到对手嘀咕了一句:“那就没办法了。”
然后对手就摆出了竞技剑道专属的赖皮架势:防三所。
和马长叹一口气。
说实话他非常不喜欢对手摆这个架势。但是这偏偏又是竞技剑道允许的架势。
虽然和马有办法硬破这个架势,但被人用这个架势来赖皮就是会不爽。
和马深吸一口气,然后踏步向前,正朝着摆出赖皮架势的对手杀去。
对方立刻用手阻挡关键部位,同时挥剑反打。
然而和马敏捷的一个侧身躲过反打,然后把竹刀结结实实的砸在阿部同学肚子上。
三名裁判又是齐刷刷的举旗。
周围则响起一片赞叹声,还有人开始鼓掌。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人吹起了喜庆的喇叭。
裁判大声宣布:“东京大学剑道部,先锋,桐生和马,二本直落!东京大学剑道部,你们要换人吗?”
和马回头看了眼户田,摇了摇头。
于是户田挺直身体,双手高举过头,打了个交叉。
日本这边和中国的习惯不太一样,画圈代表这个答案对了,不像中国的老师一般会在犯错的地方画圈。
不过交叉倒是在两国文化圈里,都代表“错误”。
裁判看户田学长如此示意,立刻点头:“那么请筑波大学剑道社次锋上台,迎战桐生和马!”
筑波大学的次锋立刻上场,和同校先锋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举起了右手看起来打算是击掌。
但是退场的先锋没理他。
和马透过他面罩的格栅,看到脸上那无奈的笑容。
和马忍不住鼓励对手:“加油啊,如果你能击败我,也许那孩子就会和你击掌了。”
对手苦笑道:“你误会了。我们因为别的事情吵了一架,他才不理我的,和您没啥关系。”
裁判大声警告:“别说话!准备好了就行礼!”
和马赶忙把竹刀收回来,做了个非常标准的纳刀动作。
“开始!”裁判怒吼道。
和马和对手一起踏步上前,这个瞬间和马就判断一定竹刀会进入交锷状态。
他马上决定拉开,毕竟交锷除了比力气和体重之外,几乎体现不出来任何其他的技巧。
没想到对方也决定拉开,结果就是两边同时后退。
和马用眼角余光撇到这次的主裁判的表情,他看起来已经在考虑判和马和次锋桑消极比赛了。
毕竟两人剑都没碰就要拉开,确实挺消极挺避战的。
和马立刻改了步伐。
其实这样频繁变换进退,对下盘基本功要求还蛮大的,一旦脚步和身体的动作没配合好,就会出现破绽。
但是和马行云流水的就完成了切换,踏步向前保持距离的同时挥剑。
因为距离有点大,和马不得不伸长手臂才能让竹刀先革命中目标。
啪的一声,裁判举旗:“东京大学,一本!”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