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芸瑞讀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五十四章 南行看書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炉火熄灭得太快,不知是否是骑士在场的原因。帕尔苏尔用魔法制造木柴,伸进壁炉燃烧。呛人的烟雾从炉子里冒出来,她低头探了探,回身向大家宣布坏消息:“烟囱堵住了。”
没人理会她。在这儿的四个人中只有帕尔苏尔渴望热量。操控风暴的初源斯蒂安娜穿着夏季礼服,猎人褐耳包裹得严严实实,分明习惯了酷寒。此刻他正用奇怪的姿势向月亮闭目祈祷。她的银歌骑士乔伊倚靠在最右侧的角落,呼吸均匀,在梦中拧紧眉毛。一般来讲他不会这么快放下警惕,她觉得这可能与先前的巫术有关。
暴风雪也快停了。帕尔苏尔爬到窗边,用吐息熔化冰霜。黑月河在夜幕下流淌,沉静犹如水银。月亮升起时,再猛烈的风也无法掀起黑月河的波浪。这是一条神秘之河,与苍之森的银溪一样带有着宗教色彩。狼人和少数女巫在月圆之夜投下祭品,期望水流将它们带入天穹。不是说黑月河的源头在卡玛瑞娅么?月精灵的信仰无法自圆其说。
“斯蒂安娜?”
这次女孩听见了。“噢,火灭了?不要紧,我帮你弄好。”
“是烟囱的问题。里面堵住了。”她们好容易才将管道疏通。帕尔苏尔拍打身上的烟灰,斯蒂安娜抓住她的手腕,电光一闪,帕尔苏尔感觉有什么东西自头到脚掠过,头稍漂浮起来,烟灰则统统被吸到了地板上。有她在,我连澡都不用洗了。“帮大忙了,斯蒂安娜。”
“你叫我风暴或者安娜罢。我的朋友都这么称呼。”她亲热地说,“我可以叫你帕露吗?”
没人这么叫过她。精灵语和帝国通用语的成分大不一样,但这其实是一个意思。“我的荣幸,安娜。”帕尔苏尔当然乐意有个天真无邪的人类朋友。管她是不是初源,反正我也不招森林种族喜欢。
“真想不到,我居然能与苍之圣女成为伙伴。”她坐到帕尔苏尔身边,“我以为帝国永远不会与森林种族和平相处呢。”
臣服的和平也是和平。“那是过去的我。希瑟给了我新生,我和圣瓦罗兰一刀两断了。非要说有什么关系,那只能是他们孜孜不倦地试图要我的命。”
“没关系,你有我们,还有你的骑士。你把决定告诉他了?”
“等他醒了再说。”帕尔苏尔不打算向乔伊坦白。奥雷尼亚人对初源没什么偏见,但“黄昏之幕”不一样。况且,她加入他们不影响接下来的旅行,斯蒂安娜已经答应陪她去南方,如果褐耳考虑清楚,他们现在就能上路。“过河后还有敌人等着我们。”
“我能找人帮忙……”
“他们和你一样?”
斯蒂安娜又开始咬手指。“高环都很忙,至于其他人,来了好像也做不了什么。看来只有我。能让你的骑士教我巫术吗,帕露?这样我就更厉害了。他在庄园里怎么不用呢?”
她还没回答,乔伊就开了口。“你不是亚人。”不知他什么时候醒的。或许他根本没睡。
“所以学会了也用处不大。”帕尔苏尔把话补充完整。“血咒术的效果源于不同的神秘血脉,安娜。人类使用它,付出的代价远比得到的便利多。”
斯蒂安娜吃了一惊:“他不是人类?”
“这里只有你是。”帕尔苏尔无所谓地摊手,“褐耳是阿兰沃精灵,我是森林种族,乔伊是个亚人。”
“我从没想过……”女孩及时刹住了话。
“没想过银歌骑士里会有亚人族?”
她换了根指头在嘴唇上。“但我现在见识了。如果我是皇帝,为可靠的护卫破例也没什么。”
骑士毫无反应。帕尔苏尔瞥了他一眼,心知对方没可能与斯蒂安娜修复关系。倒不是仇怨难解,只是骑士没兴趣这么干。除非斯蒂安娜像尤利尔那样坚持不懈,才可能有所进展。但初源女孩也无需讨好他,不是所有人都和当初的我一样走投无路。
这时,褐耳的祈祷有了结果。猎人郁郁不乐地摆弄草药篮,“恐怕你们会有个大麻烦。破碎之月没藏在云里,祂距离所有云彩都很远,这意味着我将和你们走。”
“对我来说是好消息。”帕尔苏尔表示,“但这和云有什么关系?”
“阿兰沃人信仰破碎之月。”竟然是乔伊回答了她,“你忘了吗?”
与褐耳碰面时,帕尔苏尔向来只把他当做森林守护者,她还以为对方真的会信希瑟呢。“现在想起来了。我喜欢你解读预兆的方式,褐耳。”
“但说服你改信可没门,这我绝对清楚,难怪尤利尔失去了工作。”阿兰沃的精灵猎人抽抽鼻子,少许烟雾还在屋子里萦绕。“我们怎么走?等狼人渡河?”
“不如等狼人造好新船。”斯蒂安娜嘀咕。
“这么说,你们把船弄坏了?”乔伊的目光落在斯蒂安娜身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它漂走了。”
“等狼人来到河边,他们会比死在外面的夜莺还热情。”褐耳叹口气,“我和其中的几个人能说上话。得承认,这不是临别时最糟糕的礼物,我想我该把即将开战的消息告诉他们。”
“这只是推测。”
“阿兰沃总得从圣瓦罗兰身上吸取教训。幸好,我只是森林守护者,不是贵族家臣,犯不着替领主操心。”猎人雷厉风行地站起身,“现在出发?”
“找狼人?”
“我知道路——”
“省省吧。干嘛非得找他们?狼人能造船,我们也能。不过是条河。”帕尔苏尔不想浪费时间,“千万别说你们办不到。”
两个初源对视一眼,没说话。只有乔伊直言:“问题在于,你这个苍之圣女得亲自砍伐森林。”
“呸!我砍过的树比你们见过的都多。自然有祂的规律,不用我们这些凡人操心。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
“固执的女人。”乔伊说。他不会知道她有多不在乎他的评论。
不过最终她也没动手参与。帕尔苏尔原本身为苍之圣女,每天有比造船重要得多的事要忙。他们在月圆之夜前启航,褐耳在木屋为狼人留下了消息。
“几乎没用。”斯蒂安娜悲哀地说,“狼人不是阿兰沃精灵,他们没法逃到南方去。”
“这是为什么?狼人也是碎月的信徒。”
“共同的信仰不意味他们会互相帮助。只有初源愿意为狼人敞开城门,等战争爆发,阿兰沃会接管堡城,将所有异族一视同仁地赶到城外送死。”
圣瓦罗兰并非只有自然精灵,森林种族是同进退的希瑟遗民。帕尔苏尔很难想象月精灵居然如此排斥狼人。或许他们更像奥雷尼亚人,不像我们。但不管怎么说,狼人都该留给破碎之月去操心,我只听从希瑟的指引。卡玛瑞娅水妖精不是正在寻找诸神的遗物么?
关于狼人的话题以乔伊的嘲弄作为结尾:“依我看,信什么神都没有信死神管用。”
帆船逆流而上,普通的船桨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好在这里还有掌控风暴的初源,斯蒂安娜轻轻挥手,风帆顿时鼓起,带着小船穿破暗色波浪。帕尔苏尔隔着宽阔的河面向对岸张望,不知道有没有夜莺等在那里。他们能瞧见我们吗?会不会预料到我们的去向?毫无疑问,帝国的密探不是那么容易甩脱的。皇帝的直属更是如此。不要紧。帕尔苏尔早已练就了在危机感中熟睡的本领。
『到南方去,帕尔苏尔,继续向前』那个声音在心中一遍遍响起。
接下来,他们度过了一段饥饿、寒冷而昏暗的日子。越往南走,夜色越漫长,白昼随之剧减。我们很快就会把月亮当成太阳了,她心想。与霜雪覆盖的山脉相比,黑月河足够风平浪静,水中有种死寂的感受,但帕尔苏尔认为那不是孤独带来的错觉。谁也说不出黑月河有什么秘密,斯蒂安娜和褐耳也从在河上停留这么久。他们不敢碰河,饮水只好靠融雪,食物只好吃素。有乔伊在,其实我们无需靠岸补给。
他们不知为何谈到“黄昏之幕”接取的委托。“水妖精干嘛寻找圣经?”褐耳问出这个问题。他对莫尔图斯的冲突一无所知。
“圣经本来属于他们。”斯蒂安娜告诉他,“但帝国人派夜莺偷走了它。”
“奥雷尼亚的夜莺到处都是。”他同意。“墨水河附近也有不少。霜月最冷的时候,河面冻得足以让马车驶过。我曾经越过边境河,到人类的帝国去过几次。人类是个古怪的族群,他们的语言特别复杂,难以理解。他们既怕冷又怕热,但最怕同族人。因为贵族有权力把任何人变成奴隶,尤其是异族和亚人。反抗者基本都会成为自由人,但我听说自由人也参与贩卖奴隶。”
“可见。”帕尔苏尔说,“命运就是让凡人不断重复过去的路。痛苦是无法让人产生同理心的。”
“我们阿兰沃没有奴隶。”
“圣瓦罗兰也不这样。”我不也一样在这里?
“谁关心呢?”骑士冷淡地说。他爬到船头。“我看到你的希瑟森林了。”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