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芸瑞讀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魔臨 ptt-第六百三十七章 反骨看書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要问,就自己去问。”
剑圣看着刘大虎说道。
“爹……是他们让我来求您。”
玄幻小說 魔臨笔趣-第六百三十七章 反骨分享
刘大虎有些委屈。
“陈大侠当初来找为父时,给咱家挑水劈柴,所求,不过是为父指点一二罢了;
求剑,也是求学求知的一种,你既然心有疑惑,没可问的人也就罢了,眼前既然有,为何会羞于去问?
没无畏之心,安能成无畏之道?”
刘大虎被剑圣说得面色发红。
帅帐外,陈仙霸和郑蛮对视一眼,二人眼里都有些悻悻。
这件事,还是他们撺掇刘大虎去找的剑圣。
“爹,我是怕问了不该问的,会被王爷怪罪。”
剑圣没好气地瞥了这个继子一眼,道:
“他会因为你问了一件事儿就将你军法从事?就会砍了你?”
言外之意,你爹的面子,这么不值钱?
这是大家都懂得潜规则,可问题是,刘大虎一直不愿意去承认这个潜规则。
少年郎自有少年郎的骄傲;
剑圣摆摆手,道:“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刘大虎只能走出去。
陈仙霸伸手拍了拍刘大虎的肩膀,道:“罢了,咱自个儿去问吧。”
亲卫,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他们仨,其实是负责王爷帅帐内外的事务,按照后世的说法,相当于是勤务兵。
眼下,月明星稀,大军在此宿营,此处距离三山关已经不远了,前军那边,说不得已经开始交锋了。
可中军帅帐,却依旧不紧不慢的样子。
陈仙霸一挥手,
刘大虎带着新泡好的茶进来,郑蛮端着洗脸水跟着,陈仙霸进去后,则开始添帅帐里的灯油,一切,都平日里没什么区别;
王爷斜躺在虎皮毯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大军分为三路,自己所领的这一路又分为了前中后三部,故而此时王爷倒是没太多案牍需要处理。
书,是在赵国皇宫找的,里面记载的是赵国历代皇帝的隐私;
这应该是王室的大秘密,但赵国王室却一直有人专司记录,不过肯定不可能公之于众的,只有历代赵王可以翻阅看看自家祖宗到底做过些什么事儿。
国事、外教、朝政什么的这类王爷都直接跳过了,专挑隐私来看,里面不乏扒灰的部分;
看得正津津有味着呢,却忽然发现这仨做完了事情后居然没走。
放下书,
郑凡看着这仨。
陈仙霸先一步跪伏下来,行礼道:
“王爷,属下对此次行军有一事不明,不知该不该问。”
刘大虎和郑蛮两个也都跪伏了下来。
这仨,都是立志想要当将军的。
刘大虎还需要成长,郑蛮从小到大狼性就足够,至于陈仙霸,其功勋和能力,现在外放出去当一参将都绰绰有余了。
仨都很有上进心,平日里跟在王爷身边也是在尽力揣摩和学习;
毕竟,
军中人尽皆知梁程将军和金术可将军,都是王爷一手调教出来的。
但军中又有规矩在,有些该问,有些又不该问,哥仨实在是有些拿不住,就是脾气最暴躁的陈仙霸在王爷面前也一直温顺如鹌鹑;
故而,他们先前是鼓动刘大虎去请剑圣来问,毕竟平日里王爷和剑圣之间的关系他们也看在眼里,
最重要的是,
剑圣似乎经常在王爷身边问东问西。
但剑圣问事情只是自己想问,他还不至于要帮这仨小子来请教,再者,这也不符合规矩,他去问了郑凡再回过头教他们,这叫什么事儿啊?
“问吧。”
见王爷答应了,哥仨都松了口气。
陈仙霸开口道;
“王爷,属下得知,当初宜山伯想要提前设伏吞并掉三山关出来回赵国国都的那支兵马时,三先生是按照王爷您的吩咐制止了宜山伯。
那为何现在,待得那支兵马返回三山关后,我大军如今又要去攻打它呢?”
人家在野外时不打,为什么要等人家回关内后再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岂不是脱裤子放屁,不,是脱裤子特意踩起高跷来放。
郑凡的指尖在帅桌上轻轻敲了敲,道:
“因为本王事先没料到,赵国都城居然自己开门投了,这对本王的原本的布局,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有时候,你的对手忽然间变得很菜,不用着急高兴,因为你的节奏很可能也因此被带坏,看似是你占到了便宜,但接下来,可能会陷入无措。
郑凡端起茶,喝了一口,继续道:
“赵国,蕞尔小国,若是没有身后大国的干预,燕楚乾三国,任何一方想灭它,都轻而易举。
这赵国都城,对本王而言,也并没有那般足以看重。
本王原先的计划是,三路大军,以游走劫掠的方式,一方面给梁地的乾楚联军制造压力,另一方面我军也可以寻找破绽。
一如江湖上的那种假把式高手过招,喜欢绕圈圈走好几道,本质上,差不离。
就像是下棋,本王已经落子了,就该轮到他们接招了,然后,本王才好见招拆招。
为将者,千里独行,喜用奇兵,这是能力,本王年轻时,也喜欢干这种事,但那时本王只是王帐下的一名将领而已。
为帅时,当思虑全盘;
李富胜可以输,输了,大不了局面被动;
本王要是输,局面就得崩盘。
这个道理,你们得懂。
最近不懂的那位,姓年,现在在京城皇宫里当太监。”
哥仨一起小鸡啄米般地点头。
郑凡继续道:
“一开始没吃掉那支三山关的赵军,是因为没这个必要,反而会打乱本王自己的节奏;现在,本王拿下了赵国都城,那名姓关的三山关守将自立为王了。
他的家眷,其实还在国都,已经被看押了起来,但据说,他还有外房,也就是还有私生子,而且,其年纪,也不算很大。
最重要的是,在我大燕军队大军压境的前提下,他敢直接自立为王明火执仗地与我大燕为敌,必然是有所依仗的。
再者,他当初驻守三山关时,曾主动配合乾楚联军围歼虎威伯,这意味着其人和乾楚之间,有着很深刻的联系。
想来,
是赵国国都所发生的事儿传递到了梁地。
那位姓关的将领,自立为王,是得到了保证,他有了底气去搏一搏这龙椅上的富贵。”
刘大虎在消化王爷的话,
郑蛮在思索,
陈仙霸则猛地抬头,恍然道:
“王爷一直以来都没在意那支赵军,王爷的目的,也不是那支赵军。”
郑凡看着陈仙霸,
按理说,
此时他应该露出欣慰的笑容,赞叹一番孺子可教;
但可能是自己“小人”做久了,亦或者是自己内心的阴暗面太大了,更可能是当初的自己在靖南王面前时,差不离也是这种“惊才艳艳”的形象;
眼下看着陈仙霸,
就像是看着当年的自己;
只不过,自己当时是有梁程在开小灶,甚至可以提前押题背答案,而陈仙霸,却完全靠的是自己的天赋。
这个燕地渔村走出来的孩子,他真的天生就是当大将军的料。
陈仙霸自然不晓得面前王爷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继续兴奋地道:
“这就是王爷您的见招拆招,那位自立为王,王爷顺势命宜山伯率前军攻打三山关,王爷再亲自率中军跟进。”
陈仙霸说着说着站了起来,走到帅帐前的地图上,手指着三山关前的一处位置:
“我军现在就在这里驻扎,继续向东,就能到三山关,但属下认为,王爷您压根没打算从这里去三山关加入战局,而是打算明日起,从此地绕后。
我军以骑兵为主,脚程上可以比乾楚联军更为缩减时间,而王爷您,最擅长的就是骑兵大迂回的作战。
三山关处,必然是乾楚联军的兵马,他们打算趁着我军进攻三山关赵军的契机,对我军进行一次反伏击。
而王爷早早地洞悉了他们这一招,这是以宜山伯的前军为诱饵,我中军为后手,绕后三山关,堵住乾楚联军这一部的退路,在前后夹击之下,彻底吃掉这一部乾楚联军。”
陈仙霸越说越兴奋,
甚至还伸手在三山关这块区域不停地画圈,
“三山关是赵地和梁地之间的纽带,拿下这里,吞掉这支乾楚联军的兵马,梁地的西大门,就此向我军洞开。
梁地之防御,由此而出现漏洞。
介时,
乾楚联军坐视这漏洞不理,我军即刻由此渗透进梁地,一举化被动为主动,只要缠上去,乾楚联军其他诸部,至少有一半,就完全失去了撤出梁地的可能,可谓是堵住了其退路。
若乾楚联军想要堵住这个窟窿,就必须集结其他几部,来强行逼退我军;
但那时,其其他方面防务必然空虚,我左右两路大军,可从魏地、齐地顺势切入梁地,再来一次更大规模的三山关之战,一举将乾楚联军覆灭在梁地!”
“啊!”
说完这些后,
陈仙霸长叹一口气,
道:
“王爷,属下后悔来您这里当亲兵了。”
“手痒了,想单独领兵出去打仗了?”
此时,平西王正默默地抽出一根烟,还处于“消化”过程中的刘大虎本能地起身用火折子帮忙点烟,却发现王爷手中的烟在微微颤抖;
刘大虎“会意”,
将王爷的烟拿过来,在自己手背上敲了敲,这还是出南门关时,天天教给他的细节。
陈仙霸闻言,摇头道:
“因为我发现,王爷的兵法,我这辈子可能都学不完,不学又不甘心,没学完,又不愿意就此离开。”
这马屁拍得……
可你也能瞧出来,这孩子说这话时,是诚心诚意。
这孩子,傻子都能看出来,是有大气运的。
渔村里的老儒生,放着正儿八经的镇北王世子不去勾搭,一门心思地在他身上,可以想见,在老儒生看来,此子一旦长成,其成就,不会比王府世子低;
其自身,又有极强的武道天赋,同时又兼具兵法天赋;
这,不由得让郑凡想到了老田,一个,世人眼中的大燕军神。
“无妨,兵法,还是得多参悟和亲自练手,以后,有的是机会。”
犹豫了一下,郑凡还是没说出让其亲自领一小部借此机会下下场的话。
不是舍不得,不是担心其快速成长,
事实上,
这种大方地给机会,更像是一种捧杀。
你去冲锋吧,
你去陷阵吧;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他陈仙霸再天赋绝顶,也没当初自己身边那七魔王的配置,提前放出去,说不得就夭折了。
“是,王爷,属下明白。”
“来,仙霸,到本王跟前来。”
陈仙霸虽然疑惑,但还是很听话地走过来。
“再近一点儿。”
“弯腰。”
“再低一点儿。”
“脑袋凑过来。”
陈仙霸近乎跪伏在王爷跟前,
平西王伸手,摸了摸陈仙霸的后脑。
而后,
又摸了摸。
“行了,下去吧,以后有什么想问的,大可直接问。”
“谢王爷!”
问完了心中疑问,又得到了来自王爷的承诺,陈仙霸极为高兴地带着刘大虎和郑蛮离开了帅帐。
郑凡在帅桌后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他忽然觉得有些发闷,想出去透透气,可刚走出帅帐,就看见剑圣站在外头,冷不丁的,郑凡被吓了一跳。
“怎么都不出声呢?”
郑凡有些埋怨道。
剑圣开口道;
“刚在你隔壁帐篷里,龙渊察觉到你散发出来的那一丝……杀机。”
“嗯?”
郑凡有些意外。
剑圣则开口道;“想来,不是对我家大虎的。”
“你想哪儿去了。”
剑圣却道:“要真是对我家大虎的,我得该多欣慰啊。”
“我的格局,没那么低。”郑凡说道,“但我又是个常人,偶尔的情绪流露,不也很正常么?
就像是在街面上看见美人,人长得美,我就多看几眼,但也就局限于多看几眼罢了,还不至于没格调到去强抢民女。
就像是那位赵国王后,哦不,现在的太后,那身段,啧啧,可我不也一根手指都没碰么?”
剑圣看着郑凡,道:
“三先生有次和北先生吵架,我听到了一句话。”
“什么话?”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刚刚的话,多了些。”
“你忽然跟我说我流露出了杀机,让我有点慌呐。”
“所以,到底是戳中了心思?”
郑凡没回答。
“你马上就要有孩子了,而且还是两个,总不可能,两个都是闺女,有了儿子,就不一样了,如同当年的田无镜那般。
你杀了赵九郎,是因为赵九郎当年做了那件事。
但你现在扪心自问,你是否也会担心,日后成长起来的陈仙霸,会成为另一个……现在的你?”
“我很局气的。”
“我知道。”
郑凡干脆席地而坐,
道;
“人本身就是矛盾的产物,我欣赏陈仙霸,也希望能带好他,还有一件事,你说错了。”
剑圣挑了挑眉毛:“哦?”
“我不怕他陈仙霸像我,我怕他,不像我。”
剑圣闻言,若有所思,随即,微微颔首。
郑凡拍了拍自己的膝盖,继续道:
“老虞,你我亲如兄弟。”
“过了……”
“你应该懂我,我郑凡,向来对什么礼法祖制皇权规矩是打心眼儿里不屑一顾,但对老田,我如何?”
剑圣笑了笑。
若是陈仙霸日后能像平西王对待靖南王那般对待平西王,确实没什么好顾虑的。
“还有,你说你察觉到了一丝丝的杀机。”
“是。”
“不是我怕什么此子日后脱离我的掌控,也不是担心我儿子以后制服不了他,你说的这些,我其实都没考虑过。
我当时,
可能只是对他,
有那么一点点的嫉妒。”
郑凡双手撑在身后,整个人对着明月;
“看见他,就想到当初的我,让我觉得自己……”
剑圣开口道;“其实,你年纪不算大。”
郑凡却摇头道:
“老了。”
剑圣没陪着一起坐躺下来,而是继续站着,道:
“我觉得,可能是一直站在后头的原因,下次,你可以再亲自上前冲一冲,兴许就能感觉到自己又变得年轻了。”
“不不不,你不懂。”
“我不懂?”
“坐在后头,感慨一声自己‘老了’,其实是一种情绪上的感慨和……享受。”
“呵。”
不知怎么的,剑圣脑子里在此时想到了那位力先生常喜欢说的那仨字。
那仨字,有时候搁在这位王爷身上,是越品越贴切。
“还有,我如果上前冲锋了,你儿子作为我的亲卫,肯定会跟着我一起冲,到那时候,你是先保护你儿子还是先保护我?”
剑圣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儿子。”
“你可以稍作沉吟再回复的,不用这么急。”
剑圣摇头道:“犹豫了,就怕你误会。”
“嘶……”
郑凡指着站在那里的剑圣,
道:
“老虞啊,你真的不像以前的你了,怎么变得和………”
“怎么不说了?”
“不想说了,也怕你误会。”
郑凡拍拍屁股,站起身,
道:
“睡了睡了,明儿就得开始赶路了。”
说着,
郑凡转身,又看向剑圣:
“你刚说完太久不冲杀于前,没了青春,但实则是若是遇到顺风局,我懒得上去得瑟了。
但凡还需要我领着王旗亲自压上的,都是最为凶险紧迫的局面。”
“所以,我们的王爷,到底是什么意思?怕他们难打,毕竟可是赢了李富胜的。”
郑凡摇头:
“不,我是怕他们不经打,没嚼劲。”

Categories
懸疑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