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芸瑞讀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討論-767. 長頸鹿君讀書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渡边万由美随着人潮的方向离场。
入场时在前的,退场时就落后。中森明菜瞄着前面的背影,一把摘下戴在头上的长颈鹿角。
演唱会开始前一天要拿门票,也只能去跟事务所联系关系者票。
这样一来,会跟渡边万由美遇到,就不能说是偶然的巧合。可是,想到有可能会被渡边万由美看到自己戴着长颈鹿角周边蹦蹦跳跳的样子,她开始有点不自在。
当初开选题会时,对着渡边万由美替她解围的善意,中森明菜一顿抗拒。跟游刃有余的渡边桑比起来,她就又笨拙、又不知趣。
现在,难道又要被那个精明干练不好惹的渡边桑看到自己不稳重的一面?
真的被看到了的话,岂不是被那个神气的渡边桑给看笑话了。
我可不止你看到的这种程度呢!
中森纸老虎技不如人,又不愿意落下风,一顿纠结。
前面的渡边万由美没有回头,人潮汹涌,不多时,眼前就抓不到她的背影了。中森明菜也顺着人潮往外走。转念想想,又不是挨着站,更没有面对着面,肯定看不到她。
一个人来看演唱会的时候,谁会去想,有可能会遇到认识的人?
再说了,这么精彩的演唱会,就算是那个精明干练的渡边桑,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全程冷漠的看完吧?
要是那样的话,更奇怪、更不知趣的人反而是渡边桑才对。
不过,那么精明干练又神气的人,也为了乐队蹦蹦跳跳应援,那情形一定很有意思。中森明菜开了个头刹不住,开始想象渡边万由美看演出的样子。
越想越觉得好笑。
要是渡边桑刚才在她前面就好了。
台上有个平时干练、现在却欢快演出的社长桑,台下也有个平时干练、现在却卖力应援的社长桑。这样的反差……
但是,把这两个人放在一块儿如此联想,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
中森明菜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想的有点歪,赶紧打住。
松一口气,一边走,一边看着走在前面的人的背影。穿浴衣来的观众,乐队周边的团扇就插在腰后。
渡边万由美似乎消失在了人潮当中,也许仔细找还能发现,但中森明菜早把她放到一边,开始想些别的了。
岩桥慎一今天换的领带,也还是她送的。
昨天那份因为对他的生活不够了解而送了不合适礼物的纠结,在开场时、看到他系的仍是自己送的领带的那瞬间,也不是没有再度在心里出现。
可是……
虽然平时系着不合适,但至少现在系着去演出很合适。
最开始,还因为自己引以为傲的审美跟吉田美和的炸裂审美被搭配在一起感觉到微妙。连续两场演出看完,不知不觉,倒开始为岩桥慎一系着她送的领带去演出、还能跟舞台的风格搭调这件事而骄傲了。
如果能在舞台上用着合适,那就不算是送了不合适的礼物。
虽然不能像是那个渡边桑那样精明干练,但岩桥慎一今天系的可是自己送的领带。
看到了渡边万由美的背影,倒让中森明菜突然间神气起来。
她把刚才摘下来的长颈鹿角,又给戴到头上。虽然演出已经结束,戴上摘下来、现在又戴上,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四万人的大型演唱会散场,交通状况糟得很。
中森明菜离开了会场,准备回去。
昨天跟岩桥慎一打电话的时候,还和他说,让他今天晚上演出结束了以后到她那里去。现在瞒着他悄悄来看演唱会,得赶紧回去,免得他扑个空。
不过,岩桥慎一回了后台还有得忙,说不定过会儿还要去吃饭,肯定没问题。
经纪人大本鞍前马后,替她要了演唱会门票在先,刚才还按照事先的安排过来等着,再送她回去。
这么糟糕的交通情况,也不放心中森明菜自己开车回去。桃浦斯达,一丁点的小事都能被媒体大写特写。
大本在说定的地点等着接人,然后,远远看到一个戴着长颈鹿角的年轻女性往这边走来。
……还真是忠实粉丝。
中森明菜看见大本,脚步轻快,往他这边快走过来。她头上的长颈鹿角跟着晃来晃去,倒真像是只奔跑的长颈鹿。
“辛苦了!大本桑!”
中森明菜也知道自己任性,笑眯眯、像个乖孩子似的跟经纪人道谢。
这么可爱,叫人抱怨不起来。虽然总是得帮忙善后、时不时被气到头疼、还要随时接收任性的要求……但毕竟是经纪人嘛。没办法。
大本这么想着,像个和蔼的长辈,问她:“演出怎么样?”
“非常精彩!”中森明菜手舞足蹈。
她对着大本把乐队的演出大夸特夸,“乐队的吉田桑非常了不起,有机会真想和她合作试试。”
话说出口,想了想,“就是不知道,吉田桑写的歌我能不能唱得来。”
“听说吉田桑完全不识谱,写歌是靠清唱出来。”中森明菜坐进车里,还跟大本说着自己知道的,“用这种方式创作,写出来的歌可能就不怎么适合别人唱。”
一来,这种方式创作出的曲子个人风味绝对浓厚到一听就是她写的,交给其他歌手未必能演绎好。二来,吉田美和唱功超一流,写歌时完全不必考虑能不能唱出来,于是就出现各种让专业音乐人听在耳朵里觉得不可思议的旋律走向,唱起来难度巨大。
中森明菜对着大本说个没完,抒发着看完演出的兴奋。
大本听在耳朵里,倒是相信中森明菜真的喜欢这支乐队。先前对收到任性要求的无奈,在中森明菜细碎的讲解中烟消云散——毕竟是全力支持她工作的经纪人。
他笑着接话:“说不定你能唱得不错呢。”
“你跟岩桥桑的合作,开始找不到状态,现在不也顺利进行下去了?”
大本提起这个,中森明菜唰唰点了两下头。……现在是挺顺利了,不过,可是跟那个家伙吵了一架又一架。
如果真的要跟DREAMS COME TRUE合作,大本桑再在录音室里见到岩桥慎一,肯定吓一跳。
中森明菜自己想点有的没的。
大本却想起另外的事,想到招待岩桥慎一的时候,听他随口说起,想再制作以中森明菜的想法为主导的歌曲版本。
“岩桥桑私下里一直夸奖你的想法很好呢。”他说。
大本心里想的,是尽量两边安抚,既不要让岩桥慎一对中森明菜留下坏印象影响到以后她在业界的风评,也不要让中森明菜跟前途无量的制作人弄得关系不好。
结果,中森明菜听了,眉开眼笑,“真的吗?”
大本从后视镜看到中森明菜的表情反应,随口应了一声。看这个中森明菜的样子,虽然跟岩桥慎一合作期间吵了又吵,还大骂“你这家伙!”,但心里并不反感这个制作人。
正相反,还一副提起他来就很开心的样子。
看这模样,根本用不着在这两个人之间分别说好话。
那位岩桥桑作为制作人,倒是挺年轻有为的,今后前途不可限量。不过,大本可还记得,曾经见到过这个年轻有为的制作人左拥右抱的风流样子。
合作还是赶紧结束吧。大本心里悄悄想道。
……
安可结束,乐队退回到后台。
巡演场次到此全部结束,为着这个,过会儿还要再开结束后的总结会。美和酱累到被工作人员抱进休息室,其他人先各自去收拾东西、换衣服。
岩桥慎一是乐队的制作人,也是演唱会的制作人,过后的总结会还得由他牵头。不过,连续两天的高强度演出,总算卸了担子以后,集体松了口气的演出人员们,个个都显得颇为疲惫,总结会也就不适合开太久。
好领导就是要恰到好处的结束会议。
演出结束后的聚餐,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演出人员参加。反正不是庆功会,不去也无所谓。全场运动量最大的美和酱,累到吃不下东西,只想回去休息。
岩桥慎一跟中村兄跟着去聚餐——与其脱队以后为吃什么动脑筋,还不如聚餐省心省事。外面随便吃一点,过后各玩各的。
就这么演出了一大场,吃完饭,体力稍微恢复,还有提议要再去续摊喝酒的。
曰本人对续摊的热情真是高到叫人惊讶。
“我就算了。”
岩桥慎一婉拒,直接回家。工作人员替他准备好了出租车,他坐进车里,报的却是中森明菜家附近的地址。
到了地方,岩桥慎一下车。走不上几步,就是个电话亭。
他走进去,先给中森明菜家里打电话。
“是公用电话。”岩桥慎一自曝。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中森明菜听了,跟他计较,“哪里的公用电话?”
“要是你和我说‘快过来’,那么十分钟后就能摁响你家里的门铃——”岩桥慎一和她闹着玩,“差不多就是这里的公用电话。”
她哈哈大笑,“真的十分钟后就过来?”
“差不多。”
中森明菜像是真的要掐时间,“现在是十点零七分哦。”
“那我要挂电话了。”岩桥慎一准备出发。
她在电话那头哧哧笑,“我还没和你说‘快过来’呢。”
“现在算是说了吧?”岩桥慎一逗她。
中森明菜否认,“这个不算,要更正式一点。”
“好吧。”岩桥慎一等着那句正式的。
中森明菜轻声细语,“我要说了哦~现在已经八分了。不过,只要你摁响我家里的门铃,不管过去了多久,我都会给你开的。”
“所以,”她又笑起来,发号施令,“快过来!……但慢一点也没关系哦。”
岩桥慎一放下电话,拿回电话卡。
……
摁下门铃,门立刻被打开。
中森明菜往旁边闪身,把岩桥慎一让进来。
“十点十七分。”岩桥慎一看看手表。
“还真的十分钟就过来啊。”中森明菜一边说,一边笑,“真厉害。”
“是吧?”岩桥慎一顺杆爬。
这副有点得意的样子,看在她眼里,好气又好笑。她把手伸过去,挡住他手表的表盘,“是、是,慎一你真厉害~”
演唱会开完,岩桥慎一换回了便装。中森明菜想到不久之前,还在演唱会现场看他奇装异服、蹦蹦跳跳,现在看着他这么正经,就觉得有意思。
“怎么了?”岩桥慎一问她。
这个桃浦斯达,盯着别人的脸就没移开视线。
“辛苦了哦。”中森明菜眯起眼睛,扮乖乖女。
岩桥慎一看在眼里,一猜就知道她正想些有的没的,也不点破,跟她讨价还价,“只说‘辛苦了’吗?”
“不然呢?”年上大姐姐头一歪,逗年下君开心。
岩桥慎一不接话茬,“原来已经不记得、不作数了吗?”
中森明菜忍俊不禁。
一边笑,一边说他,“你怎么又耍滑头啊。”
“所以,其实还记得、还作数?”岩桥慎一反过来逗她。
轻轻巧巧的,就又把她给绕了一下。
每次想逗一逗年下君,都反过来被他给捉弄一顿。中森明菜这点小脑袋瓜被他牵着鼻子走,说不过了就想掀棋盘,绕到他身后去,小拳头抡了两把——替他敲敲背。
“砰砰!”一边敲,一边还自己给配音。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他弯腰换鞋,去洗手漱口。一出来,见着中森明菜,愣了一下。
他被吓了一跳,这个桃浦斯达倒是笑眯眯,一副是他大惊小怪的样子。
中森明菜头上,戴着今天去看演唱会时那对长颈鹿角。她啪嗒啪嗒跑到岩桥慎一身边,用那对长颈鹿角,轻轻碰了碰他的胸膛。
“怎么样?”她邀功请赏似的问。
岩桥慎一垂下目光,看着这只贴着自己的长颈鹿。伸过手指头,戳了戳她头顶的鹿角。
“喂!”
中森明菜好气又好笑,拿这对鹿角顶他。
可惜,一点杀伤力没有。她自己也觉得滑稽,顶一下算了。可又不甘心,胳膊一伸,搂住真长颈鹿男的脖子,往他身上一盘。
岩桥慎一顺手接住。
俩人相互看了看,中森明菜忽然伸过手,放到岩桥慎一头上,“长颈鹿君。”
“这下,我和你都是长颈鹿了。”
中森明菜笑眯眯的打量自己的杰作。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