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芸瑞讀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愛下-第558章女性觀衆的市場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暑期档结束了!
虽然才八月初,不过在《魔都堡垒》扑街之后,暑期档也就没有了什么意外。
《使徒行者2》七夕当天上映,算是取了巧,单日票房高达1.6亿。
这个节日,所有电影票房全部大涨,七夕节基本上很多男生都会和女朋友一起过。
看电影这种几十块钱就能呆两个小时,还是坐着的娱乐活动,简直再划算不过了。
当年第一部发现了七夕能赚钱的电影是倪霓和杨影出演的《新娘大作战》,大烂片,就靠着这个节日单日破亿。
《使徒行者2》这种港片,单日1.6亿,比已经破十亿了的《烈火英雄》、《扫毒2》高也不奇怪。
不过第二天,票房暴跌三分之二,只剩下5000多万了。
这才是真实水平。
从大热的电视剧,到翻拍电影,再到第二部,这个IP在港片里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至于电影本身,稀松平常,和第一部差不多。
关于一对兄弟儿时失散,30年后再见已经是正邪对立了,然后卧底的警匪片。
卧底这种剧情,意味着会有不少的反转,剧情基本上都能看,前半部分还好,除了古添乐和张加辉偶尔地深情对视之外,没什么毛病。
后半段倒是高潮迭起了,两位男主和杀手一起在西班牙狂欢节里和牛一起飙车,当观众以为也就够了,但是编剧总是能挑战大家的极限。
飙车的最后男主们和反派带着一只牛冲下了山坡,车子各种翻转,一个被甩出车外,一个在车里,却屁事没有。
换了现实中,基本上要送抢救室了。
不过电影嘛,其实这段还是挺精彩的,毕竟场面够刺激。
老说港片已死,来来回回就那么些人,那些套路的剧情,可这应该是第一次去西班牙,和斗牛来赛车。
这个时候!那头牛从天而降,冲向甩出车外的古添乐,渣渣辉见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踩下油门,挡住了这头牛,牛角穿破驾驶室一侧的车门在渣渣辉左腹部捅了一个洞。
当然,身为男主角,是不可能就这么挂掉的,就算要挂掉,也不应该这种死法,最起码要和杀手大战三百回合。
古添乐救下了渣渣辉,两人互相搀扶,渣渣辉深情向古添乐告白,就在这情意绵绵的时刻,那个杀手对着古添乐开了一枪,还是太阳穴!
一如《英雄本色》里小马哥最后被一枪干掉的一幕,连台词都有点像。
两个人应声倒地,不过作为男主角,这样干脆利索被干掉,也是不合理的。
古添乐没有小马哥那么倒霉,虽然看上去子弹打中脑袋,不过只是从耳朵上擦了过去。
就在杀手给渣渣辉捅了一刀以后,要给他致命一击时,刚刚脑袋瓜子中了一枪甚至还在流血的古添乐,突然起身将杀手三下五除二控制住!
渣渣辉在腹部有两个洞的情况下,也如打了鸡血一般冲上来帮助古添乐控制杀手!
可能会奇怪为什么他们两要控制杀手,而不是直接拿刀捅死他呢,因为终极大boss还没有出场!
那就是——牛!
都拍了西班牙斗牛的戏份,怎么能不出现很多人看斗牛比赛都期待的那一幕呢。
没有错,一头斗牛又一次从天而降,向这三个人飞奔而来,一个猛力的冲刺,杀手因为被牛角刺中直接领盒饭,而两位男主此刻躺在地上也是没了知觉。
最终这头牛原地徘徊了一下,看了看地上的三个人,这一刻这位终极boss的眼神里仿佛在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这种干掉反派的方法,在港片里也算是另类了,估计没人会说港片全是一样的套路。
虽然有点扯淡,不过场面还是挺好,挺刺激的,总票房也比第一部强点,拿了近七亿。
隔了一周,张加辉还有一部《沉默的证人》上映,港片确实来来回回就这些人。
古添乐就是最常出现的面孔,今年好像都有四五部电影上映,劳模的称呼是摘不掉了。
八月份的暑期档后半段,有点热度的片子就这两部,以及《鬼吹灯2》了。
大卖电影的续集,也和第一部一样大卖,票房接近三十亿。
近三十亿票房,在国产电影里也算是排的上号了。
不过,题材的限制还是明显,这种题材女性观众不会特别敢兴趣。
什么题材,决定了上限,《战狼2》的女性观众不少,而且把35岁以上的中年观众拉近了电影院,《哪吒》光是春节档的小孩子就足够了,一个小孩意味着还有一对父母,甚至一家人。
更别说哪吒和敖丙的CP,女观众丝毫不少。
《流浪地球》是科幻,还是国内第一部,二刷三刷的人不少。
《鬼吹灯2》虽然特效依然精彩,剧情在商业大片中也算优秀,还是大IP,又有第一部的基本,可是并不能冲突题材的限制。
三十亿对于其他电影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了,可是对第一部就大卖近二十亿的《鬼吹灯》来说,接近三十亿的票房,和第一部没多大区别。
中间隔的这几年,大盘的涨幅都和票房涨幅一样,也就说第二部的票房只是赶上了“票房膨胀”的速度。
这么多年,国内的电影市场其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以往特效大片,是吸引观众的利器,可是现在,经过无数好莱坞大片的洗礼,观众的眼界已经不同以往了。
再加上观众进一步下沉的结果,越能贴近观众内心,引起共鸣的电影,才更容易成为爆款。
《鬼吹灯2》这样国内顶尖的商业大制作,也只能拿到接近三十亿票房,虽然也有档期的原因,换成七月初的,起码能多四五亿,可是也到顶了。
女性观众比例甚至只有33%,《流浪地球》上映第一天的女性观众占比只有40%出头,到下画时已经接近50%了。
而且,在三大购票平台上面,《流浪地球》打低分的观众里,女性观众只占19%。
按照一般的认知,这种科幻片理工男会更喜欢,女观众不会感冒。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可是现实却完全想法,看电影的女观众多,满意给好评的也是女观众多。
反而是,男性观众给差评的比例远远超过女性观众。
春节档的《哪吒》,女性观众的比例更高,甚至接近60%。
《鬼吹灯2》女性观众占比只有33%,低的离谱。
对于大卖、爆款电影来说,女性观众已经成了主力军了,决定着票房的上限能到什么地步。
……
国庆节将至,《我和我的祖国》成片通过了审核,李谦召集了几位导演,商议一下到时候后的各种宣传、路演、活动的安排。
也顺便聊了聊刚刚过去的暑期档,相比其他人,李谦谈的却是当前电影市场的受众的问题。
这就是纯商业性的东西了,不过现在早不是十年前了,市场彻底商业化,即便是张一谋和程凯歌两位,对讨好观众,也没有了那么多的排斥。
当然,不排斥归不排斥,可是他们也不会为了讨好观众去拍电影。
一把年纪的老前辈了,他们现在只想拍自己想拍,想要表达的东西,至于票房这玩意,反正扑街了也照样会有人给他们投资。
不过,自己虽然不在乎,可是还有子女后代,要不然程凯歌也不至于跑去给一档表演竞技类的综艺节目去当导师。
他那刚刚以外籍学生身份被电影学院录取的儿子,现在拿的全是企鹅的资源。
按网上的派系划分,应该叫鹅场。
为了儿子,程凯歌跑去企鹅办的节目里打工。
不过,虽然儿子要靠企鹅的资源,并不意味着程凯歌就是企鹅的人了,要把李谦当敌人。
其实除了李谦吐槽过一次《赵氏孤儿》…严格说起来,他自己都忘了有没有吐槽,反正媒体当初报道的就是吐槽了。
然后因为媒体的煽风点火,有一点点的不愉快。
也仅限于此了,在合作《我和我的祖国》当中,还是比较愉快的。
当然,也是因为李谦没有干涉程凯歌的那个单元。
对于李谦的说法,程凯歌还是比较赞同的,作为曾经的大师级人物,对电影的研究绝对不像那些讽刺他的人那么不堪。
作为艺术家,程凯歌一张口就是引经据典。
“劳拉穆尔维在《视觉快感与叙事性电影》里就有关于女性角色的论述,女性通常是作为形象被看的,而男性是看的承担者。
女性角色通常是一个欲望的载体,这样的表达方式,能在释放自己的男性霸气的同时吸引男性女性观众的眼球,最后达到一种利益的趋同化…..”
李谦无语了,我特么谈市场,你在这扯淡。
不过,也不好打断人家装逼。
他以前的电影,确实是这样,女性角色在他的电影中始终以一种悲剧形象穿插于电影情节中,即便是《妖猫传》里非常出彩的贵妃,也从来不是主题,因而不作为镜头的主导,是镜头里在场的缺席者。
说完以前,当然又说现在了,程凯歌又举了一些如今影视作品里女性角色开始占据主导、作为主题,不再是某种东西的载体的情况。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和不同之处,不仅仅取决于消费能力的变化,也在于思想上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发展,必然会有着一些更适合女性观众的影视剧,不论是娱乐性质的电影,还是现实类的电影,都会越来越多,这是不可忽视的。
最近我看了一些国外的报道,关于女性的,7年前全球代Y业总产值就已达到60亿美元,光一个印渡就有超过三千家诊所专门从事这个行业,还为此衍生出了一个医疗旅游的新兴行业。
这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除了卖Y之外距离女性最近的丑陋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批判性质的主题,关于女性的现实题材片子……”
程凯歌说着说着,竟然还有了灵感。
女性观众有关的,程凯歌当然不回去拍男男CP这种,现实主义的题材是他很拿手的东西。
越扯越远,不过李谦他们还是没打断,耐着性质等先说完。
不过,张一谋却有不同的看法。
“关于女性的电影,不光光是这些,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展现女性东方美…….”
好家伙,张一谋开始和程凯歌辩论了。
一个说对关于女性的现实事件批判,一个讲究表达女性东方美。
也和他们作品中女性的角色有差别,张一谋以前用巩莉,她在电影中所代表的就是那个时代的女性,独有的东方美。
这个美不是外表,而是内心,是性格。
女性的话题以前是张一谋每一部电影的主题,而且是他的电影的共同主题—其实应该称之为母题。
在张一谋的电影中,女性永远是第一在场者。
《大红灯笼高高挂》中,作为隐形的权利象征的老爷始终只是一个幻境,无法露出真实的面目,男主人公的视觉缺席,只是作为画外音,作为背影与侧影,故事中男主人公是一个不可见的形象。
女性在张一谋的电影里都是以无畏的形象出现。
各个角色都充满了反抗精神,无论是颂莲、九儿,还是菊豆、秋菊,都是以一种与世相拒的姿态出现的,并且在出场的同时,就被强加上了一个充满苦难的背景,一种被强力所压制的气质。
一部电影就是一个女人的反抗史,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斗争,来完成自我救赎。
其实,这和现代女性很契合,只是有一点不一样,那些女性角色在无谓中,多多少少还带着一点“无知”。
这个无知不是贬义词,是大环境的限制。
两个对女性角色不同解读的导演,还都是大师级的导演,就开始为这个时代,应该如何展现女性角色,开始辩论了起来。
李谦都无语了,他是想谈一谈贺岁档另一部流量电影《诛仙》的啊。
《魔都堡垒》里的男主角,实际上已经不复前几年的顶流身份了,相比而言《诛仙》的男主角,才是如今娱乐市场最大的顶流。
再加上另外三个偶像出身的女主角,也有无数的粉丝,虽然其中只有一个算顶级流量,可是另外两个借着《创造010》的余热,依然有众多粉丝。
加起来算两个半顶流,而且女粉丝占大多数,贺岁档的《诛仙》不管质量如何,都会比《魔都堡垒》的表现强太多。
这无关乎质量,因为购票平台的数据反馈很明显看得出来,女性观众对于电影的要求普遍要低。
就男女通吃类型的电影来说,女性观众给差评的比例远远不及男性观众,甚至很多电影只有男性观众的一半。
只要不是那种不太适合女性观众看的类型,大部分女性观众的接受程度都很高,要求都不是很高。
《诛仙》是一部爱情小说,无疑是非常适合女性观众的。
电影本身很适合,女性观众要求相对较低,接受度高,再加上更加庞大,战斗力也更强的粉丝群,并不好应付,最起码不可能像《魔都堡垒》这么轻易就扑街了。
李谦心里在琢磨着,张一谋和程凯歌还在那各说各的。
代沟太大,没法交流。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